在藝術界,《蒙娜麗莎的微笑》是一個被過度使用的符號,導致許多人失去了細細觀察它偉大之處的機會;在投資界,巴菲特也有類似的情況發生。許多和巴菲特有關的資料、書籍和傳聞不斷被過度使用,導致我們雖然聽過他許多的資訊,卻不曾仔細地了解;尤其是身處台灣,巴菲特的投資標的較難引起我們的共鳴,理解自然又會少一層。

二○一七年二月,我開始想要鉅細靡遺地研究巴菲特,了解他每個時期的投資研究、投資標的上的轉變,當然還有他所達成的驚人績效。這件事情在選書上遇到了困難,有關巴菲特的書太多了,內容參差不齊,有的書是金礦,有的書則需要淘汰。我選書的原則很簡單,我希望該書的作者至少要符合以下三個條件之一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