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克夏股東會_1

(圖片來自網路)

最近在看『波克夏股東會問答集』,這是美國波克夏股東在參加股東會的時候現場抄錄的筆記,波克夏股東會長達五的小時,而且禁止錄音錄影,很多求知欲旺盛的股東就現場筆記,並且分享在網路上。

這些用功的股東也說:『請原諒,筆記可能會很凌亂,同時寫的速度可能跟不上巴菲特和孟格的速度,而且有部分可能在腦袋和手都需要休息的時候剛好錯過沒記錄下來』,更有趣的是,後來這些人竟然找了更多同好來一起寫筆記。

雖然分享筆記的股東說:『他們努力的希望保留巴菲特和孟格原本的措辭和原意,但是還是可能會有誤,而且巴菲特和孟格也未審查過他們筆記的總結和評論』,儘管如此,這個由2000年到2009年股東會問答資料仍然讓人受益良多

接下來和大家分享2000年波克夏股東會問答集裏面,我認為不錯的問答摘要:

 

成長VS價值

股東:能否為我們解釋一下您對成長股和價值股的觀點?

 巴菲特:

我們在過去的年報已經對價值和成長這個問題進行過闡述,他們並非是兩個不同的選項,任何一間企業的價值等於未來現金流量的折現值,所以如果你能精確的算出未來所產生的現金流,那你就能計算出該企業目前精確的價值是多少。

我們對價值和成長不做區分,我們把任何公司看成一個價值命題,企業的成長潛力只是估價的一部份。查理,你有什麼要補充的嗎?

 

查理孟格:

我認為所有的智慧型投資都是價值投資,相對所付出的,你需要獲得更多的東西,就是是對價值的判斷。

你可以用許多不同的方法來篩選,如果你投資的是價值被低估的公司,這些公司尚未優秀到能夠讓你存放到保險箱40年,那麼當這些公司的股價回到你認定的內在價值時,你需要賣出他們並且尋找其他的投資目標,這屬於一種積極的投資方式。

少數幾家偉大的公司然後持有不動,因為你能正確的預測其未來前景—這種投資法是我們所擅長的投資法。

 

(個人觀點:
談到價值股和成長股,市面上的說法就是低本益比叫做價值股,營收和獲利成長叫做成長股。但是這種二分法和價值投資的看法不同,巴菲特說得很清楚:『我們把任何公司看成一個價值命題,企業成長潛力只是估價的一部份』

查理孟格則補充了『交易』的方面,如果你看到一檔股票被嚴重低估,那你就可以買進,但這因為這公司的競爭力並沒有好到能夠讓你長期持有高達40年(這句話只是誇飾法的比喻),那在回到合理價的時候應該要賣出去。(所以說價值投資者不做波段操作是錯誤的,孟格這段話說得很清楚)表面上,看起來像波段操作,但是一般波段沒有考慮到企業價值,只有價值投資者才會考慮到價值和股價的相對性,但是這樣賣出後就要找其他投資標的,所以孟格才說這是『積極型』。

而波克夏的做法現在受到『菲利浦・費雪』的影響比較多,找到偉大的好公司就長期持有。